手机验证领58彩金不限id,无需充值注册就送68元,下载app自助领取彩金16

林黛玉没反应,薛宝钗搬走了:抄检大观园背后有什么隐喻?

林黛玉没反应,薛宝钗搬走了:抄检大观园背后有什么隐喻?

2021年04月07日 09:38:01
来源:《国家人文历史》

本 文 约 6230 字

阅 读 需 要 17 min

@该音频系AI合成

《红楼梦》中的大观园,是贾府为迎接贵妃元春省亲而建造的,后根据元春指示,贾宝玉和红楼女儿们住进园中。在混乱不堪的荣国府,大观园成为一座清新脱俗的世外桃源。红楼女儿们在此吟诗作对,好不惬意。

第七十四回,这个世外桃源也迎来了危机。事件的起因,是贾母的丫头傻大姐在园中玩耍时,捡到一个“十锦春意香袋”,一面绣的是“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,一面是几个字”。这在封建礼教森严的贾府,无异于一颗深水炸弹。此物被恰巧路过的邢夫人看到拿去,随后把香袋交给了宝玉的母亲王夫人。

傻丫头捡到香袋。来源/87版《红楼梦》截图

邢夫人此举有她的深意。在荣国府,她虽是长房贾赦的太太,但整个贾府的核心权力却掌控在王夫人和凤姐手里。她把香袋交给王夫人,实质是在“将”王夫人的军,暗指王夫人管理不严、治家失责。智商和情商均不在线的王夫人,在底下人的煽风点火下,组织了抄检大观园的行动。

王夫人的“小算盘”

王夫人在拿到香袋后,自然知道此物的威力。她立即赶往王熙凤处兴师问罪。书中写到:

一语未了,人报:“太太来了。”凤姐听了诧异,不知为何事亲来,与平儿等忙迎出来。只见王夫人气色更变,只带一个贴己的小丫头走来,一语不发,走至里间坐下。凤姐忙奉茶,因陪笑问道:“太太今日高兴,到这里逛逛。”王夫人喝命:“平儿出去!”……所有的人,一个不许进去。

王夫人之所以直奔凤姐处,是因她认定香袋子为凤姐所有,理由是“一家子除了你们小夫小妻,余者老婆子们,要这个何用?再女孩子们是从那里得来?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。”

王夫人。来源/87版《红楼梦》截图

凤姐当然不会背这个锅。别说不是她的,就算是她的,她也要找理由开脱的。很快,她就列出了很有说服力的理由,诸如香囊做工差到不配他们携带、大观园内已婚年轻女性不止她一人等等。她建议“平心静气暗暗访察”。

王夫人似乎被凤姐说服,同意了她的建议,让周瑞家的牵头5家陪房负责暗访一事。

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抄检一事也不会发生,但王夫人很快改变了主意。

这边正在布置时,忽见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走来。刚才就是她把香囊送过来的。王善保家过来,应该是邢夫人派来打听王夫人的处理情况。王夫人正发愁勘察人手不足,于是让她也加入进来。王善保家的感觉受到了重用,立马来了精神,向王夫人进言:

这个容易。不是奴才多话,论理这事该早严紧的。太太也不大往园里去,这些女孩子们一个个倒象受了封诰似的。他们就成了千金小姐了。闹下天来,谁敢哼一声儿。不然,就调唆姑娘的丫头们,说欺负了姑娘们了,谁还耽得起。

接着,她就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晴雯——

别的都还罢了。太太不知道,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,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,又生了一张巧嘴,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,在人跟前能说惯道,掐尖要强。一句话不投,他就立起两个蚤眼睛来骂人,妖妖,大不成个体统。

这段话马上引起了王夫人的共鸣。她先把晴雯叫了过来无来由的训斥了一番,接着向凤姐自怨道:“这几年我越发精神短了,照顾不到。这样妖精似的东西竟没看见,只怕这样的还有,明日倒得查查。”在王善保家的建议下,为达成突然性,抄检在当日晚饭后开始。

太太请养息身体要紧,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。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,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,内外不通风,我们竟给他们个猛不防,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。想来谁有这个,断不单只有这个,自然还有别的东西。那时翻出别的来,自然这个也是他的。

到这里,原定的暗访变成了明查,抄检大观园的味道则从单纯查香囊变成了打击报复。

王夫人之所以爽快同意王善保家的建议,主要原因是她平时对晴雯就很看不惯。她描述晴雯的用词是“水蛇腰,削肩膀,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”。

晴雯。来源/87版《红楼梦》剧照

王夫人之所以厌恶晴雯等人,不是因为她们的颜值,麝月、袭人等长的也不差,她却夸她们老实,主要是因为宝玉成天和女孩子们玩闹,看些杂文闲书,写些浓词艳句,要么“化灰化烟”,要么“做和尚去”,这让王夫人怎么不心焦。

在母以子贵的封建时代,在权力斗争激烈的大家族内,宝玉是她后半生荣华富贵的唯一指望。在这样的认知下,一切可能干扰或妨碍宝玉求学上进的女孩子,都是王夫人眼里的“洪水猛兽”,必须防范或清除。为了宝玉将来的家族地位,她甚至连凤姐这个亲侄女都极力打压。从上面她拿着香袋到凤姐处兴师问罪的神态,就丝毫看不出她对凤姐有什么亲情。

抄检与迎检

当日晚间,抄检大观园行动正式开始。

至晚饭后,……王善保家的便请了凤姐一并入园,喝命将角门皆上锁,便从上夜的婆子处抄检起,不过抄检出些多余攒下蜡烛灯油等物。王善保家的道:“这也是赃,不许动,等明儿回过太太再动。”于是先就到怡红院,喝命关门。当下宝玉正因晴雯不自在,忽见这一干人来,不知为何直扑了丫头们的房门去……

抄检第一站,是宝玉所住的怡红院。王善保家的俨然成为抄检队伍的领头人,而平日里盛气凌人的凤姐成了配角。

面对突如其来的抄检,各人的反应是不同的。

在宝玉房间,袭人是“自己先出来打开了箱子并匣子,任其搜检一番”。晴雯的迎检则有些情绪,“挽着头发闯进来,豁一声将箱子掀开,两手捉着底子,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,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”。

晴雯倒箱子。来源 /87版《红楼梦》截图

第二站是黛玉的潇湘馆。从紫鹃的房中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、一副束带上的披带、两个荷包并扇套,套内有扇子。王善保家的以为有新发现,结果凤姐说这些都是宝玉的东西,让其“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”。王善保家的自觉无趣,只得罢了。

第三站是探春房间,结果碰上了硬茬。探春先是问凤姐何事,凤姐笑道:“因丢了一件东西,连日访察不出人来,恐怕旁人赖这些女孩子们,所以越性大家搜一搜,使人去疑……”探春听后表示:

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,要想搜我的丫头,这却不能。我原比众人歹毒,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,都在我这里间收着,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,要搜所以只来搜我。你们不依,只管去回太太,只说我违背了太太,该怎么处治,我去自领……

凤姐和周瑞家的见探春如此强硬,本来已打算撤了,偏王善保家的初掌大权,自恃是邢夫人陪房,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,何况今天又有了王夫人的“尚方宝剑”,而且又认为探春是庶出,于是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,故意一掀,嘻嘻笑道:“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,果然没有什么。”

探春哪受得了这等侮辱,“啪”的给了王善保家的一个耳光,怒道:

你是什么东西,敢来拉扯我的衣裳!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,你又有年纪,叫你一声妈妈,你就狗仗人势,天天作耗,专管生事。如今越性了不得了。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,由着你们欺负他,就错了主意!你搜检东西我不恼,你不该拿我取笑。

吃了闷亏的王善保家的虽然很没面子,但探春毕竟是小姐身份,自己又不能怎么样,只得说“罢了,罢了,这也是头一遭挨打。我明儿回了太太,仍回老娘家去罢。”

王善保家的被打。来 源/87版《红楼梦》截图

尽管如此,巡检行动却并未结束。之后又到李纨、惜春处。在惜春的丫环入画那里,查到入画的哥哥寄存的几样物件,因是贾珍所赏,也不算什么重大发现。最后到达迎春处,在迎春的丫环司棋箱子里,发现了其表兄潘又安写给她的情书。这下基本坐实,大家一致认为香袋就是司棋的,偏偏司棋又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。凤姐在一边火上浇油:“这倒也好。不用你们作老娘的操一点儿心,他鸦雀不闻的给你们弄了一个好女婿来,大家倒省心。”周瑞家的也笑着凑趣儿。王善保家的气无处泄,便自己回打着自己的脸骂道:“老不死的娼妇,怎么造下孽了!说嘴打嘴,现世现报在人眼里。”

自此,抄检行动全部结束。

抄检背后的“众生态”

王善保家的之所以在抄检行动中态度积极,估计是有邢夫人的交代。所以,如果她能有重大发现,自然算立了大功。于她自己而言,平日里园里很多丫鬟都“不大趋奉他”,她本就大不自在,要寻她们的不是又寻不着,这下正好有了王夫人的委托,自然是意气风发。

王熙凤之低调,首先是其自身的嫌疑尚未彻底洗清;再者,抄检一事,与她的裁员计划正好吻合,她正愁园内开销较大,打算借抄检之名,寻几个人的不是,炒掉几个丫鬟老妈子,节省开支。而她在抄检过程中的表现,则显示其对抄检一事并不热心。

凤姐抄检大观园。 来 源/87版《红楼梦》截图

在宝玉处,面对晴雯的倒出来的箱子,在已经看了“无甚私弊之物”的情况下,她要求检查人员“你们可细细的查,若这一番查不出来,难回话的”,明显在说风凉话。

到了黛玉房间,王熙凤先是按住准备起床的黛玉,只说:“睡罢,我们就走。”王善保家的在紫鹃箱中发现宝玉物件后,她说:“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,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。这也不算什么罕事,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”。

凤姐之所以这么做,在于不想让王善保家的在潇湘馆内闹出太大动静,惹黛玉不高兴。她深知贾母的心思,想让宝玉和黛玉结成一对。在众人还没看出宝黛之间的小心思时,就率先挑明。第25回,她对黛玉开玩笑说:“你既吃了我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?”黛玉虽然含羞说她“贫嘴贱舍讨人厌恶”,但内心是欢喜的。

黛玉当时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事后同样一点声音没有。以她的个性似乎有点奇怪,实则不然,她的贴身丫鬟紫鹃在迎检时的一番话颇能说明问题:“直到如今,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。要问这一个,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。”紫鹃在说这番话时,应该稍微带了点小骄傲的情绪。宝黛之间原本还遮遮掩掩的恋情,经此一曝光,类似官宣了。

探春本就颇具才气和胆识,对贾府的腐朽没落看得清清楚楚,认为抄检大观园就是贾府自生自灭的开始,所以敢于维护手下人的利益,表示要想检查丫鬟们的就先要检查她的,并发出“你们别忙,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”这样的神预言。所谓有其主必有其仆,她的丫环侍书说话也充满自信,面对王善保家的威胁,说道:“你果然回老娘家去,倒是我们的造化了,只怕舍不得去。”

与探春相比,惜春看似自清,实则胆小、自私,对问题并不算大的入画,她忙着撇清关系。即便在凤姐已经明确表示“这话若果真呢,也倒可恕”的情况下,她仍然说道:“嫂子别饶他这次方可。……嫂子若饶他,我也不依。”迎春也够懦弱的。司棋是她的丫环,出了问题后她虽不舍,但也没有说情,面对司棋的哭诉,她含泪道:“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大不是,我还十分说情留下,岂不连我也完了”。不过,迎春还是多了点人情味,司棋被带走时,她让手下丫环绣桔赶上来,送了一个包裹。

惜春不顾与司棋的情分。来 源/87版《红楼梦》截图

当晚,唯一免检的是宝钗的蘅芜苑。因凤姐说宝钗是亲戚,不便检查,但宝钗肯定是知道抄检这事的。第二天,她去找李纨和尤氏辞行,以母亲薛姨妈身体不好需人照顾为由,搬出大观园。以宝钗的聪明,从抄检行动中大约看出大观园已非清净之处,及时搬出既可避免他人口舌,又让距离产生美。所以,尽管后来王夫人得知此事后挽留她,她还是坚决搬了出去。

至于周瑞家的,对抄检一事也不热心,更看不惯王善保家的言行。在探春房间,当探春一番慷慨的言辞之后,凤姐只看着众媳妇们,独有周瑞家的领会了她的意思,道:“既是女孩子的东西全在这里,奶奶且请到别处去罢,也让姑娘好安寝。”而到了迎春那里,当王善保家的对 司 棋 的箱子搜查走过场,正要盖箱时,周瑞家的道: “且住,这是什么? 说着,便伸手掣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。 ”之后又与凤姐一唱一和,让王善保家的“只恨没地缝儿钻进去”。

闹剧中的悲剧

看起来,抄检大观园似乎是一场闹剧,实则是红楼女儿们悲剧的开始。

尽管抄检的次日,凤姐生病,对司棋等人的处理延后,但该来的终归要来。 第77回,王夫人找周瑞家的询问抄检一事。 周瑞家的根据和凤姐商议的结果,一字不漏地向王夫人作了汇报。 王夫人听后,虽惊且怒,要求周瑞家的将司棋之事了结,“快办了这一件,再办咱们家的那些妖精。 ”

司棋被逐出大观园,回到自己的家里。 表兄潘又安前来探望,司棋恳求母亲成全他们,但其母坚决不同意,司棋无法接受便一头撞死在墙上,与潘又安双双殉情而死。

司棋的母亲拒绝了她和潘又安的亲事。来源/87版《红楼梦》剧照

接着王夫人突袭怡红院,将重病的晴雯赶回其哥嫂处,导致其不久惨死;另两名丫环四儿和芳官,一个罪名是与宝玉生日相同,一个是“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”,将她们逐出嫁人;最后是“凡有姑娘们分的唱戏的女孩子们,一概不许留在园里”。

同样,王夫人自然也知道了潇湘馆查出宝玉物件一事,而且很可能,抄检的路线也是王夫人授意的。此事对宝黛关系的打击是致命的。书中虽未明写,但从侧面表现了黛玉的悲剧性结局。

王夫人在将宝玉房内不合眼的人全部赶走后,又满屋里搜检宝玉之物一并命收的收,卷的卷,着人拿到自己房内去了,最后说:“这才干净,省得旁人口舌。”其意,在斩断可能干扰宝玉考取功名的一切因素,自然也包括宝黛之间的关系。第77回之后至第80回,黛玉只出现过一次,是在全书第79回,宝黛之间再无从前的温馨画面。

当晚,宝玉正在写悼念晴雯的《芙蓉诔》,黛玉神奇般的从花影中出现,吓得跟随宝玉的小丫头大叫“不好,有鬼,晴雯真来显魂了! ”

黑夜、悼词、带着笑容的黛玉,而且是先以人影的形象出现,这段文字读来充满了阴森恐怖之气。 这一回里,宝黛之间的交流,最后是宝玉将《芙蓉诔》中的两句诗改为“茜纱窗下,我本无缘; 黄土垄中,卿何薄命。 ”这两句诗,已经直接暗示了黛玉最后的悲剧,所以黛玉听了,忡然变色。 高鹗所续后40回里,虽然也安排了黛玉香消玉殒的结局,但如果曹雪芹继续写下去的话,黛玉的死亡可能会更早一点。

宝玉与黛玉。 来源/87版《红楼梦》剧照

抄检大观园后,昔日里聪明美丽、活泼天真的女儿们像一颗颗流星很快消逝,演绎了“千红一哭”“万艳同悲”的人间悲剧。而从全书的结构来说,探春在抄检时所说的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,才能一败涂地”,更像是某种预言:抄检大观园只是贾府内乱的冰山一角,贾府被抄查才是最终结局。

参考文献:

曹雪芹、高鹗:《红楼梦》,人民下载app自助领取彩金16出版社1982年版;

卜健:《是谁偷换了搜检的主题——关于“抄检大观园”的思考》,《红楼梦学刊》2003年第2辑;

蒋雨岑:论“抄检大观园”在《红楼梦》中的地位,《宁波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学报》2004年第2期;

俞映红:《简析“抄检大观园”片段》,《江西青年职业学院学报》第17卷第2期。

END

者丨番茄汁

编辑 | 詹茜卉

校对 | 古月、沈洪

排版 | 孙蔚

*本文系“国家人文历史”独家稿件,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。